嘤樱婴

擅长卡文挖坑

我百里屠苏!就是被煞气侵蚀!死在这里!从这里跳下去!也绝对不会喜欢上你方兰生!!

我们家的铠VS对面的铠
今天也是被铠哥打爆的一天啊
눈v눈(鼓掌)
沙雕改图不喜勿喷

铠哥友情提示您↑↑↑

我记得很清楚,这一局…
特么的铠和百里玄策一直在蹲我,说好不打我的呢,我把暴君都让给弟弟了QAQ!

死神日记

灵异类,大概1V1???

我叫何慕,原本是何氏集团副总裁,因被某天宇集团的项总算计出车祸而亡,我还记得那天我满身鲜血,我的灵魂现在身体旁边,看着我的身体被失魂落魄的允超抱起来,嘴里碎碎念着‘不是这样的,我的设计明明是想让那个人死的,慕慕!你快起来!’

我毫无情绪的扭头,看到一个长得和允超非常像的男人朝我走了过来,我问他:‘你看得见我?’

他笑得十分宠溺:‘对啊,我是阎王,怎么会看不见你呢~’说完嘴里似嘟囔了一句什么‘果然和他有十成像’

阎王?穿的怎么和小说里的一点也不像啊,倒是有种衣冠禽兽的感觉。

然后他顿了顿,又对我说:‘想转世吗?’

我回头看了看抱着我的尸体痛哭的允超,点了点头。

阎王刚想施法的手放了下来,似乎有些吃醋的把我搂了过去,用手抬起我的下巴,温柔的对我说:‘来地府当我的死神大人吧,我将给你一把死神专用的镰刀,你负责为我勾回那些已经脱离尸体的魂魄,若勾满一千,立即转世,若你心软了,不但不勾还把那魂魄送回去,’他顿了顿,突然露出凶狠的目光‘不仅要再加一千,还有更严厉的惩罚等着你!懂了吗?’

这厮手劲儿还蛮大的,我艰难的点了点头,不就勾魂吗,诶?我记得勾魂不是黑白无常的活儿吗,怎么交给我了???

emmm…妻奴攻??

天霸讲故事(2)

接上文

俺爸说我晨妈是你婆婆,这家我最大听清没!

俺爹马上说是是是,都听你(媳妇儿)的!

哼唧!这个妻奴!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!这把狗粮俺不次!

这个时候,一个棕发少年推门而入,说爸爸我回来了!

俺爹的脸有点拉下来了,说你咋回来了?

那人说我想我家赫哥了,回来看看。

俺爸拎着俺粗来,说小鹿,我给你找了个弟弟,你看可爱不?

当时俺和俺哥四目相对很是尴尬,最怕空气突然凝静。

俺哥咧开嘴角,说哇好可爱啊!他叫啥啊赫哥?

俺爸露出了可爱的小歪牙,说他叫天霸…

话音未落就被俺爹抢答了,俺爹说天是天才的天,霸是学霸的霸,这可是凝结了我和赫赫的心血才出来的这么一个宝贝儿砸!

俺哥撇了撇嘴,小声嘟囔了一句反正又不是亲生的,一个玩具而已…

好了,俺爹大概是以为俺不会抢俺爸的,如果后面出现了天霸╳赫就表怪俺了(bushi)

俺哥从他那小包里拿出来了好多小吃啊特产啊啥的,瞬间把俺爸吸引了过来,俺哥说赫哥,这都是给你的!

俺爸高兴的对着俺哥的脸蛋就是一大口亲亲,俺哥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,这可把俺爹气坏了,三两下就把俺哥给踹粗去了,嘴里还念叨:这败家儿砸,净跟自己老爹抢媳妇儿!

俺在门缝依稀看见俺哥hin委屈,哭唧唧的跑走了~

俺爹对付情敌…emmm…对自己儿砸都这么狠啊…




天霸讲故事(1)

第一次写双向小甜饼,写的不好表介意

大家好,俺叫天霸

简单介绍一下俺家,俺爸叫陈赫,俺爹叫邓超

说到名字,俺从玩具店被挑回来的时候是没有名字的,俺爹看俺长的圆嘟噜嘟嘟滴,干脆就给俺起了个名字叫邓二赤,俺爸笑得小歪牙都露出来了,然后给俺来个了外号叫小肉包,搞事情嘛哼唧!再肉能有您肉!?

俺爸笑够了,扭头就对俺爹说邓二赤这名不好听,没水准,不如叫陈小tua好听,哦,俺爸起的名真洋气!

俺爹听后不服啊,说叫邓二赤怎么了,两个赤组合起来不就是赫吗,我的姓加你的名,就像咱俩,紧密的贴合在一起!

俺爸听后老脸一红,轻锤了俺爹一拳,俺爹不但没生气,反而笑得满脸褶子都快飞出来了,我长大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俺爹看看脑子,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啥,说出来尽是让俺爸脸红的话!

咳咳,扯远了,俺爹反驳说陈小tua这个名太中二了,俺爸摸了摸俺头上并不存在的毛发,说反正不许叫邓二赤!然后那bilingbiling的小眼珠一转,说有了,干脆叫天霸吧!

俺爹满脸疑惑:天爸爸?说好的养儿子,咋还挑了个爹呢?

一听这话,气的俺爸伸出那肉乎乎的小巴掌,身子往前一倾,想捏俺爹的大腿根来着,结果俺爹机灵的一躲,然后“啪”的一声就打在了他的胳膊上。

说到这,不得不佩服俺爹的演技,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加上那吃痛的泪花,纵是俺爸再傲娇也不得不凑过去,奶声奶气了问了一句没事吧。

俺爹扭过身子不理他,俺爸就用手揉了揉俺爹的胳膊,俺爹居然臭不要脸的顺势把俺爸扑倒了,对着俺爸的小肉脸亲了好几口之后,才满足的站了起来,说天霸这名好啊,高端大气上档次,低调奢华有内涵!

然后低头要抱起俺的时候,忽然发现俺的眼睛上并没有眉毛,当时四目相对很是尴尬,最怕空气突然凝静,俺爹拎起俺迈着大跨步就走向了俺爸面前,说,好啊赫儿,你在外面有别的狗,不对,别的牛了对吧!你既然不爱我了,那我就走!

俺爸瞅了瞅俺,叫住了假意走向门口的俺爹,你等一下!

俺爹偏过头,说你不用劝我了,你都有别的牛了,就算现在你留得住我的身,你也留不住我的心!

说完俺爹往门口挪了一步,两步,三步,心想媳妇儿怎么还不留我。一回头,看见俺爸抱着俺都快走回房间了,俺爹一看,这还得了!连忙赔着笑脸往回跑,在距离里屋门框0.01秒的时候,俺爸无情的关上了门,俺感觉哈,俺爹这次可能是真哭了,哭的那叫个撕心裂肺啊:“媳妇儿你不让我进去,你空虚了怎么办,你寂寞了怎么办,媳妇儿你就让我进去吧呜呜呜…”

???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儿啊,俺爸的脸果不其然又红了,抱着我坐在床上,冲着门口喊,我告诉你邓超,你憋想搞事情!向我认错!

之后安静了好一阵,时间长到俺爸都快睡着了,外面才想起一声呐喊,我想出来了!

然后俺爸就被吓醒了…

气的他推开门拧住俺爹的耳朵,边拧还边问:“你想出来什么了?说不出来今晚就睡书房吧你!”

俺爹委屈巴巴的揉了揉耳朵,说:“你看你晨妈就没有眉毛,作为我的丈母娘,基因肯定是隔代相传的!所以天霸没有眉毛很正常!”

俺爸听了虽然不大满意,但还是没有闹下去,把俺爹放了进来,俺爹这次得了便宜还卖乖,径直走向俺爸,动手动脚,又摸小手又摸腰,可俺爸接下来的一番话,就像一桶冰水一样,把俺爹那颗火热的心浇滴哇凉哇凉滴~